您好,欢迎来到美高梅登录中心!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图片动画
您现在所在位置:文章模块 -> 精彩话题
《这样投资更快乐》精彩书摘
日期:11-07-19 点击:62 来源:Tencent财经 编辑:Tencent网
记得年轻时,读过列夫·托尔斯泰的一篇小说,文中的农民帕霍姆为了买到尽或许多的土地而不停地走,因为买卖双方约定从清晨到黄昏他走过的土地都将属于他,帕霍姆为此拼尽全力,最终力竭而死。

中国人需要多少钱才能快乐

文=吴晓波

记得年轻时,读过列夫·托尔斯泰的一篇小说,文中的农民帕霍姆为了买到尽或许多的土地而不停地走,因为买卖双方约定从清晨到黄昏他走过的土地都将属于他,帕霍姆为此拼尽全力,最终力竭而死。这篇不长的小说如此结尾:“他的仆人捡起那把铁锨,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帕霍姆埋在了里面。帕霍姆最后需要的土地只有从头到脚六英尺那么一小块。”这一句有如晨钟暮鼓,让人心生无限感慨。

这篇小说有一个稍带讽刺却又意味深长的名字《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也同时提议了几个问题: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多少土地才能让他感到满足和快乐?抑或一个人需要多少钱?多少钱才能让他感到快乐和满足?问题从被提议的那天起,便萦绕不去,纠结百年,然而从未有一个足以让所有人信服的答案。显而易见的是,在一个人、一个国家追逐财富的过程中,这个问题总是无法回避。而今日中国,大家的财富已经多到自己都无法计量,而社会各个阶层却遍及缺乏快乐感,旧问重提,更觉尖刻、急迫、咄咄逼人。

革新开放以来,整个中国社会自上而下对财富的渴望近乎宗教般狂热,然而“一切向钱看”的单一价值观使得本该为人称道的财富积累过程显得那样愚蠢短视,恶果明显:为了钱,可以无规则、无道德、无底限。而更可怕和令人绝望的是人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仍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去温州一个制造假药的乡村调研,我在地头责问村长:“你知道那些假药会害死人吗?你还有点道德吗?”村长用手指着身后一排整齐而高耸的民房,中气十足地大声对我说:“我最大的道德就是让我的乡亲们富起来。”

我无法去责难这个村长,甚至无法评定他是对是错,因为这个如今看来已近荒诞的故事,的的确确是革新开放30多年间中国社会的财富逻辑,大家每一个人都被裹挟其中,成为参与或傍观的一员。因此,大家秉持着“富有即是最大道德”的信条,注定在历史中被痛抽耳光,一败涂地。

这种财富观蔓延到投资领域,表现为经过各种不正当途径攫取的财富再以其他不当的方式加入市场,炒房炒绿豆炒大蒜,民众复杂的心态经过这些现象微妙地折射出来,财富成为一种导致人们难以获得安静的东西。而大家生活的现状如何呢?贫者生怨,富者不安。一如古老传说展现的那样,疯长的财富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想象中的东西:快乐、归属感和尊严。

大家不无哀痛观地看到: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当下的中国,对财富有那样强烈的向往;也没有哪个国家像当下的中国,财富与快乐之间存在着如此大的对立。贫穷注定无法得到快乐,然而,认为有足够多的钱便能快乐的观点也被证明是背道而驰。中国人需要多少钱才能快乐—已成为一个十足的伪命题,大家已到了重新思考“如何才能快乐”这个命题的关口。

而让人欣慰的是,不同阶层、不同身份的人从不同角度开始加入这个思考,他们以各自的努力去破除之前“金钱万能”留下的种种弊端。他们不再视金钱为第一准则,而是把它还原成觅得快乐的众多途径之一。在中国,这种努力虽微若星火,于时下近于逆耳之言,却足以让人心生鼓舞。

在《这样投资更快乐》一书中,田仁灿先生让大家看到了他的尝试。他在海外金融职业工作超过15年,得益于他的身份,田仁灿先生能够持续将海外成熟的投资理财理念引入中国,他也针对中国的投资环境和中国财富阶层的投资心理,在2008年率先提议了“快乐投资”理念。

本书的写法轻松有趣,阅读感极佳。书中经过对两位主人公:秦(勤)先生与兰(懒)女士投资习惯、投资理念、投资心理的两相比照,进而探讨投资与快乐的关系。国外探讨诸如此类话题的著作很多,引入国内的多半偏重理论,让普通读者望而却步,而本书却别开生面,非常适合本土读者阅读。尽管我个人对投资不甚了解,却依然为之吸引。

快乐不在于财富的多少,而在于财富的拥有者能否自觉节制欲望,不把过多的注意力浪费在钱上。这便是本书要传达的主旨。李嘉诚曾说,他认为最快乐的事,是老两口开一家小店,打烊后在灯下一起数钱。而托尔斯泰则说:“欲望越小,人生就越快乐。”这些物质或认识富有的人总能为大家指出人生真正的快乐之道。

一种健康合理的财富观,需要社会各阶层持续地努力,从而以寸进之功,破除积重之弊。

是为序。

最新评论
颁发我的评论

用户名:

评 论:

验证码:

  • 新疆商务厅为网商建立沟通之家 免费帮企业发扬
  • IT龙门阵实录:创投专场之经纬中国万浩基
图片动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